客服热线:4008-518-319 钱盒子微博 钱盒子微信
钱盒子微信

价值投资是一个美丽的谎言

发布时间:2019-04-07 13:42:49

  价值投资俨然成了政治正确的话语体系。巴菲特如何如何,芒格又说过什么,最差也要是个彼得林奇。好像不说自己是价值投资,就显得比较LOW,批评价值投资,更是胆大包天,鲜有人敢做。

  价值投资俨然已经成了一种神话体系,巴菲特芒格成了精神领袖。当然这两人成就巨大,品格受人尊重,但一旦被供上神坛,就不太可爱了。

  顾准讲过,一个社会可以有权威,但权威主义必须打倒。价值投资就是现在投资圈最煊赫的权威主义。

  为了更好的批判,我们今天主要讲,价值投资没有道理的地方,不讲它有道理的地方。以偏概全,敬请包涵。

  你可能会说,价值投资有很多成功案例啊!

  十年十倍股,价值投资,长期持有就好了。

  但正是因为它十年十倍,才变成了价值投资。这个市场,总有股票十年十倍,总有人长期持有。

  所以价值投资一定是能找到成功案例的,但这个方法是很难复制的,让你再找到未来十年的十倍股,又是难如登天,十年后见分晓。那些没有选到牛股的,只是个人能力不行,不是价值投资的问题。

价值投资

  这真是个无懈可击的逻辑。

  举个极端的例子,比如说你去寺庙许愿,1万个人里面,总有人灵验的。这些灵验的人,就会回来还愿,就会说他灵。他还会告诉你很多秘诀,进门要先跨左脚,磕头要听见响等等。

  这时候你去许愿,就能灵验吗?那可很不一定了。

  如果灵了呢,当然皆大欢喜,继续宣传。

  如果不灵呢,你的心不够诚!进门是先迈的左脚吗?有没有沐浴更衣?驾校门口也有这样的生意,告诉你帮你找关系,通过了才收钱,不通过就不收钱。

  其实他什么都没做,赌个概率就够了。

  巴菲特的老师,格雷厄姆讲过“股市短期是投票机,而长期是称重机”,大家耳熟能详吧?也很有道理。但你是否想过,称重比投票要难的多,美国总统是投票“投”出来的,不是“称”出来的。

  全体美国人称一下,看谁更适合做总统?

  价值投资更多的是建立在预测上,预测行业、预期企业很长一段时间的经营情况。而这恰恰是非常困难的,就算你熟读了巴菲特芒格,让你再去分析一家新的企业,同样是一头雾水,好像很多企业都挺有潜力的。

  他们的策略是无法编程回测的,你也不知道胜率是多少。价值投资逻辑,是难以证伪的。你怎么证明价值投资错了呢?好像不可能。赚钱了,是价值投资;亏钱了,就不算价值投资。

 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,波普尔讲过,科学和非科学的区别就在于是否可以证伪。一个正常的投资策略,一定是包括赚钱和亏钱的。

  所以价值投资只能算做一种信仰,不是一种投资策略。

  而且最要命的是,你的投资周期较长,持股集中的话,试错成本很高。所以绝对大多数个人,是不适合价值投资的,也难以通过价值投资赚钱。

  但价值投资为何这么流行呢?

  第一.价值投资特别适合资产管理行业。

  买亏了,让客户坚持价值投资,不要赎回;买赚了,也不要卖,长线持有。

  所以可以长期收管理费。

  巴菲特都讲,最好的持股周期是永远,那你频繁进出就是LOW,赚不到钱的。

  价值投资的话术体系是完美的。

  价值投资还有个好处,就是容量很大,1000亿,2000亿资金都可以容纳。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一个策略,就是个信仰,容量可以无限大。

  一个资管公司一旦做大,无论一开始他是什么投资策略,最后都倾向于变成价值投资。因为这个盈利模式最稳定,并且政治正确,好做宣传,名门正派的感觉。名门正派就算武功平平,也可以理直气壮斥责别人是歪门邪道。

  第二、大众需要一个神话

  投资本来是件很个人的事情,很自由,但也意味着没有依靠。弗洛伊德讲,追求自由不是人的本性,人的本能需要首先是安全和庇护。现在好了,有价值投资的大旗,有高山仰止的精神领袖,有完美无瑕的逻辑体系,有前扑后拥的信徒,有了一整套价值体系。

  价值投资理念带来了一点安全感,这也类似于在投资领域一种宗教的变种。

  人希望找到投资世界里的锚,就像找到人生的价值一样,尽管这个锚可能是不存在的。更深层的是,事物本质和存在的关系。我们总认为事物有个本质的稳定的内核,那就是价值。

  而价格只是价值的表现形式,围绕这价值波动。价格是暂时的,投票产生的,价值是稳定的,称重产生的。这是价值投资的哲学基础,但这个基础并不牢靠。

  比如说萨特的存在主义,认为,存在先于本质。到投资上,就是先有价格,才有价值。价格是实的,价值是虚的。

  价格是确定的,价值是难以确定的,甚至是想象出来的东西。与其说是,价格围绕价值波动,不如说是价值围绕价格波动。

  如果你的投资策略依靠的是价值判断,那很多事是说不清楚的,难以证明也难以证伪。债券交易出身的人,不太可能做价值投资,因为长期持有债券,只有两个结果,要么“到期”,要么“违约”。。。不会有什么超额收益。

  10年国开价值是多少?5%还是4%,其实并不重要,都可以。价值投资博大精深,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,芒格的书我看了多遍。本文主要是为了批判,难免有以偏概全之处。

  市面上这么多标榜价值投资的真假信徒,使得一下子变成了显学,似乎人人可以染指,这就不太正常了。价值投资即使可行,也是很难的,你连自己的长期价值都想不清楚,能轻松想清楚一个陌生企业的长期价值?十年前你想不到现在的自己,自然也更难想到那个十倍牛股。

  很多时候,我们是被社会的大潮推着走的,被各种偶然因素所左右,一个企业也是这样,上帝视角是很困难的。